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五花八门 > 正文内容

他是继黄巢后的吃人狂魔在刑场称自己是忠臣

作者: 温州新闻网   来源温州新闻网    发布时间2019-12-21

大败张晊之后,朱温趁胜冲到秦宗权的家门口,猛攻了一阵,却突然大发慈悲之心,撤军了。秦宗权不是曹操,朱温更不是关羽,突然玩捉放秦,是因为朱温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这个问题,曾经困扰了一代剑圣独孤求败整整后半生。这是一个关于敌人的问题。独孤求败因为练剑练得太狠,所以搞到后来,没一个人可以跟他过招,最后只好跑到深山搞特种养殖业。而如果打掉秦宗权,大唐也将失去敌人。于是,问题来了,没有了敌人,就意味着朱温不能再借平叛之名大肆招兵买马;不能招兵买马,那朱温就只能老老实实当他的宣武节度使。而节度使,不是朱温的极限。萧伯纳说人生的苦闷有二,一是欲望没有被满足,二是它得到了满足。朱温深深陷入这种苦闷之中。

直到有一个人为他解开了这个难题。大概在四年前,朱温刚来到汴州时,有一个书生紧跟着来到汴州,他叫敬翔,同州(陕西省大荔县,很巧,朱温在那里办的转正)人,职业:复读生。前些年,他参加了长安的科举考试,结果一出来,他跟黄巢成了难兄难弟。那就接着考吧,唐朝科举就是要赚得英雄尽白头。敬翔同志决定放弃了,在这方面,他比黄巢灵活一点,早就看穿了唐朝科举的把戏,说是天下精英皆可考,但实质上是为精英之子准备的。

好吧,那就离开吧,有时候,放弃也是一种选择。敬翔同学来到汴州,他是来应聘的,这里有他一位老乡在朱温的手下当差。敬翔大概希望靠老乡关系,走后门给朱温当个幕僚,这是当时落榜读书人最好的出路。事实证明,走后门在朱温这里是行不通的。老乡很抱歉地告诉他,自己根本打不到机会向朱老板推荐他。找工作,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捞上,要回家,差旅费也花完了。敬翔的人生跌入了谷底。站在汴州街头,曾经雄心勃勃来到这里的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这一趟旅行。但最终他找到了答案。

转身,回客栈,好好睡一觉,明天是一个全新的明天,明天会有一个全新的敬翔。第二天,汴州的街头少一个闲逛的人,多了一个摆摊的小贩。敬翔开始在汴州街头给人写字写信,同时,也在静待自己的机会。据说他的生意还不错,天下大乱,流民四散,少不得要费些钱财给家里亲戚什么寄点平安书信的。在那些日子里,他坐在街头,录人口述。有时,他禁不住想,自己学的是经世之学,练的是杀敌之笔,怎么写起这些“我很好”“勿担心”“我想你日照癫痫医院”“注意身体”之类的东西了呢。这个问题就跟时下刚走出校门的很多同学一样,专业不对口。学医的卖光盘,学机械的卖房子,学软件的卖豆腐,学演戏的卖衣服……真不想干了啊。在汴州街头练摊卖字的敬翔有时也会如是想。可是,他摇摇头,洗把脸,到了日出之时,还是搬张凳子到桥头开始一天的工作。这样的工作,他一干就是很久。

这叫耐得住寂寞。他不但干了下来,还认真地对付,替人写信,从不含糊。毕竟还拿着人家的润笔费,不写好说得过去么。这叫责任心。他还时不时或引经据典,或写些俗句俚语,有些自创的语录还在汴州城内传开了。这叫有才华。有才华,有责任心,还能耐住寂寞。如果你也有这三样,我相信你会成功的。机会永远是给这种人准备的。敬翔亦等到了属于他的机会,从而走上了成功的道路。据记载,敬翔的最大客户是那些大兵。汴州云集了各地的大汉,他们抛下家庭来到这里混前途,当打完仗回来时,也是需要写封信给家人报个平安的。大汉是武科的,当然不懂文科的东西。到了此时,就得请敬翔帮忙,而敬翔同学很敬业,提供上营信服务。长此以往,敬翔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,他编的那些妙句传到了到朱温的耳里。那会儿,朱温的谋士谢瞳去长安报功,却被唐朝中央留下,给了个刺史就不回来了。

没有知识分子出鬼主意,朱温表示人才结构有缺陷。于是,在听到敬翔之名后,他将这位落第书生请了过来。

据记载朱温同志对读书人还是比较尊重的,见到敬翔,他起身,行礼,然后问了一个问题:

“先生对《春秋》很熟,我想学里面的计谋,请先生教我。”

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像是朱温早就知道自己会败在一本《春秋》之上,准确地说,是败在一个熟读《春秋》的小子身上。

敬翔看着朱温,在听到朱温要见他时,他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。他已经听说朱温其人,读书不多,但有智慧,有勇力,就是道德修养上还不太过关。

这种人,正是乱世里出来的枭雄,跟这样的人,讲大道理,只怕行不通,所以,敬翔决定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他大声回答道:

“不行,古代的礼法都不能适用今天,《春秋》这本古书上写的战术技巧当然不能适应今天的战场。”

<癫痫病发作时有哪些表现症状p>这个意思其实叫与时俱进。

这是这道面试题的标准答案。当然,题目是朱温出的,标准答案也是朱温定的。

朱温同志尊敬读书人,但并瞧不上那些古书,可能是当年他爹逼他读经书留下了心灵创伤。据记载,当上节度使后,朱温还当着他娘的面举他爹的例子说明读书无用论。

听完敬翔的答案,朱温兴奋地拉着他的手。

“以后,就请先生多多指教了。”

从此,敬翔进入朱温的智囊团。职位是馆驿巡官,还是写信,不过是专职给朱温写。同一个东西,服务的对象不同,其结果自然有很大差异。

马上,敬翔就将证明自己不但会写信,还会指点迷津。

打败秦宗权之后,朱温跟敬翔之间有一段对话。这是一段可以记住汴州发展史的对话,这段对话将要奠定朱温雄霸天下的基础。而在这个对话之后,敬翔将使自己像张良之于刘邦,诸葛亮之于刘备,成为朱温的第一谋士。

某个场合中(史书未明写),朱温将自己的萧伯纳之人生苦闷告诉了敬翔。他期待着另一个标准答案。

敬翔在思考之后,说出了那个答案:

“秦宗权就要灭亡了,现在,我们需要另一个秦宗权来扩充实力!”

这个答案看似无理,秦宗权这位魔头属人间极品,是可遇不可求的,你说需要,老天爷就定制一个送上门?

紧接着,敬翔给出秦宗权的替补:

“郓州朱瑄兄弟可以代之!”这更荒唐,人家跟朱温可以喝过鸡血,烧过香拜过把子的。可朱温微笑着盯着敬翔,显然,他已经明白了,于是,他问道:“理由呢?”“如果他们收容我们的叛兵……”“很好,就这么办!”兄弟史料记载,在三朱合力打败秦宗权之后,朱温经常接到一些报告,他刚从山东招来的那些精壮大汉纷纷辞工了,据人事部门跟踪,他们都进了朱瑄之郓州、朱瑾之兖州。又据另一份史料记载,这些人突然丢下汴州的工作,跳槽到朱瑄的公司是朱温在背后指使。但无论如何,朱瑄兄弟对汴州那些能打的大兵相当有兴趣,来者不拒,全部收编。这下就麻烦了,偷朱三的人,后果相当严重。很快,朱温就给唐朝中央打了报告,据他声称,朱瑄收容他的叛兵,是准备壮大实力,跟中央对抗。女性癫痫病如何治疗呢经过朱温的精心包装,一个秦宗权二号生动活泼地出现在中原,还是成双制造。当然,我们现在可以知道,这是敬翔出的反间计,利用士兵叛逃制造摩擦,然后给对方扣上屎盆子,这一招也可以叫先搞臭,再打倒,有点岁数的人大概都熟悉这招,在上个世纪的某个时期,此招曾得到过广泛应用。此后的日子里,朱温同学按照这套流程,坚持有乱子则为皇上平叛,没有乱子,制造乱子也要为皇上平叛的方针办事。此计实施以来,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,中原没一个好人了,而汴州的士兵迅速膨胀,史记:一出而致众十倍。

现在,朱温已经成功地把朱瑄朱瑾改造为秦宗权第二,有了替代品,他可以放心地去收服秦宗权这位疯狂的师弟。

公元八八八年夏天,蔡州。

治国如烹小鲜,那么灭国大概如爆炒。蔡州城上硝烟连云,杀声震天。

这一天,朱温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,杀到蔡州城下,摆下了二十八座军营。据说这个设置不是随便来的,而是为了暗合二十八星宿。左青龙右白虎前玄武后朱雀,汴州天兵天将附体,围攻妖星秦宗权。

秦宗权是个顽固分子,他已经没有退路了。从当年的招兵办主任到现在的大齐二代皇帝,他的位子越来越高,路也自然越来越窄。

朱温,我的命就在这里,你有能耐就来取吧!

朱温正在城下,挥舞宝剑,冒乱石迎飞矢亲自督军。

乱箭面前,人人平等,有一支与朱温有缘,不请而来,突入其左腋。顿时鲜血喷出,染红了朱三的内衣。朱温一咬牙,将箭猛地拔了,丢到地上,然后对左右说:“不要声张!”

这一天,城还是没攻下。退下来后,朱温先回了汴州。他留下了命令:“接着围攻,不信蔡州拿不下来。”

十个月之后。

在朱温撤兵之后,秦宗权轻松了一阵子,还出兵攻下了一座城池,有时他甚至在想,自己也许还有重振雄风的一天。只可惜,手下们比他看得清楚。蔡州已经穷途末路了,大齐皇朝也该收摊了。

人家不杀他已经是个明证。

因为不再对别人构成威胁,才能活下去,这样的生存,对于一名枭雄来说,是耻辱,是生不如死。

在一个夜晚,秦宗权喝了德州羊羔疯什么医院好点酒,吃了点肉,搂着嫔妃准备睡个好觉,却被部下冲了进来,当场捉奸雄在床。

蔡州兵素来心狠手辣,对付领袖亦不手软,有个家伙拿来大刀,直接将秦宗权的腿给砍断了。然后将他作为投名状送到汴州,献给了朱温。

话说朱温亲自出城迎接了这位师弟,对于这位曾经欺负过他的师弟,朱温竟然没有多少恨意。也许,就像我们得感谢困难给我们的磨炼一样。他得感谢秦师弟。

要不是他,我朱温安有今日之雄师,今日之威名。

这世间奇妙的缘分啊。当年,我们素不相识,今日我们师兄师弟;当年我为草兵,你为官兵;现在你为草兵,我为官兵;当年我被你揍,今天你跪于我地。是什么让我们乱世相争,又是什么让我们擦肩而过,各自在人生的路上走出不同的轨迹?

朱温望着断了腿的秦宗权,不禁百感交集。战争是残酷的游戏,若不是自己小心翼翼,左右周全,也许跪在地上的该是我吧。

想到这,他竟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。

“秦兄,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真真让我鼻酸,当年皇上招你的安,你要是跟我一起转正给大唐打工,何至于有今日?”

对这种猫哭耗子的怜悯,秦宗权觉得自己受到了最大的羞辱,于是,他嘿嘿冷笑

“英雄不两立,上天不公,灭亡了我来成就你的霸业。”

听到霸业两个字,朱温亦笑了,难道我朱温之心,路人皆知?他挥挥手,将秦宗权送去长安。

官道囚车待卫,断肠人去了天涯。

独柳,是长安二大刑场之一,位于长安西边的一个十字路口。另一个有名的刑场就是当年草军高管尚君长前辈慷慨就义的地方,那个地方叫狗脊岭,在东边。

独柳这个地方平时卖菜,有时会屠牛宰猪,非常时期,也会砍个人的脑袋,给长安市民上上法治教育课。这一天的人体模特是秦宗权,他将在独柳上演他的告别演出。

今天的大齐皇帝二代让人怆然而泪下,他披头散发,头上还沾着一些白菜帮子蛋黄蛋清萝卜干之类的瓜果禽蛋,脸色也枯黄得可怕,有的地方还沾有一些来源不明的黑色物质,衣服更是破烂不堪。更可怜的是他的双腿伏在地上,软绵绵使不上劲。

栏目热点